【凯源】半径

寒千浅:

*夏秋快乐


*本来找 长安有玉 小姐姐要了视频授权,想写个病娇(?)故事,咱也不知道怎么越写越偏,咱也不敢问。(但还是用了小姐姐的题目


*全文6.8K+


00


以你为圆心,


衡量着最合适的距离。


然后,


画地为牢。


01


春夏交接是自然法则,但若不谨慎穿衣很容易就会中招,其中王俊凯小朋友就一不小心加入了浩浩汤汤的感冒大军(谁能想到他是因为穿的太厚中招的呢?)。小孩子嘛,身体恢复的快,还没两天又生龙活虎,令王俊凯不满意的是因为感冒浪费了一个周末,虽然一直在家悄悄练习,但王俊凯还是在新的周末早早的赶往教室去用老师教过的小技巧练习他喜欢的歌。


公司很空荡,王俊凯习以为常的经过萧索的办公区域,和其他紧闭的房门来到他的小小音乐室。屋子也很空荡,只有一套架子鼓、一台电子琴和两支话筒——话筒还是假的。


把自己的东西放好了,王俊凯扫视了一遍屋子,看着熟悉又简陋的环境微微叹气,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新参与的比赛又被刷下来了,不沮丧是不可能的,只是被打击习惯了,想要被认可只能更努力。走一步算一步吧,看着屋里新摆放的仙人球,王俊凯猛吸一口气,把之前叹出的愁怨压回心底,收敛好心神开始练习。


好像过了很久,王俊凯挫败的清清嗓子,感冒遗留下的咳嗽是很大的问题,而且随之年龄的增长,声带不允许他再这么没有节制的训练下去。抿抿有些干燥发白的嘴唇,王俊凯拿起一瓶水就开始咕嘟咕嘟的向肚子里面灌。


外面逐渐嘈杂,所有声音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练歌期间他嫌气闷,就把门打开一条缝通风,反正门的隔音效果不怎么好,有没有都一样,它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防止有人过来凑热闹,但是他进来来的早,这门板的最后一点作用也用不上了。


最近半年又来了好几个小朋友,这个靠他苦苦支撑的公司又逐渐有了几分人气。虽说是小朋友,但王俊凯只比他们大一两岁而已,只不过新一代小朋友来的时候,王俊凯之前的小伙伴还没都走,他自己又是个不善言辞的,和新来的小朋友很少打交道。而且在小伙伴们都走后,从团宠变成老大哥,公司又趁着假期带着他各处参加比赛寻找机遇,师兄的高大形象不知不觉的就在小朋友们眼中树立,他得空来公司也不敢在他面前胡闹。


“师……师兄?”


谁?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王俊凯一跳,拿糖果的手也跟着微微一抖,吧唧一声,圆溜溜的糖果掉在地上向门口滚去。


没去管糖果会滚去哪里,王俊凯眯着眼睛向门口望去,门板开的那条小小的缝里出现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很大,王俊凯想起前两天妈妈买来给他止咳用的杏,觉得这双眼睛比杏核还要大,而且圆溜溜湿漉漉的,瞳孔深处映着窗户透进的细碎的光,照的王俊凯心头一软。


他记得这个小团子,他是那一群小朋友里面声音最好听长的的最可爱,也是最大胆的那一个。那天公司安排新来的小朋友们来他的教室找他录新歌,录完后其他人都回去了就他一个人磨磨蹭蹭不肯走,但是录完就差不多到下课的时间了,王俊凯还有点作业等着他回去解决,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可还没出门就被他拦住了。小团子低着头拽住他的衣角,因为害羞声音有些含糊,但是王俊凯还是听到了。


“师兄,以后我们一起唱歌吧。”


他回了什么来着?一个多月过去,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记不清。只是那天的夕阳特别美,照的小朋友的耳朵像一颗红色玛瑙,让王俊凯想去捏一下小朋友的耳垂,一定很烫。


“源源怎么还在这站着?”


是音乐老师的声音。


“来来来,进来吧。”音乐老师一边招呼着王源,一边向王俊凯介绍,“小凯啊,这是王源,以后源源就和你一起上课了。”


“一起……上课?”王俊凯有些惊讶,他不在的一周都发生了什么?


“是啊,源源上周就过来了,很优秀的一个小朋友。”音乐老师把听到自己夸奖后有些害羞躲到自己身后的王源揪到身前。“源源,快叫师兄。”


“师兄好!我是王源……” 被强行拖到前面,王源眼一闭心一横嘴一张就噼里啪啦地开始介绍自己。


王俊凯看着紧闭双眼却依旧滔滔不绝的团子笑出声,他好像记起他当时回答的是什么了。


“好啊。”


好啊,如果你能申请成功的话。


【就再靠近我一点。】


02


有一个人陪着,枯燥的练习也变的有趣起来,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王俊凯发现王源不仅是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还是个停不下来的小话包子。其实一开始还好,王俊凯把师兄的人设把的死死的,王源也不太敢闹他。但是等两人熟悉一点,交换手机号码和扣扣号码后都脱轨了。


因为隔着一层网络,王源看不到王俊凯努力绷住的严肃表情,胆子也大了许多。不过也没有那么多,最多就是在不能去公司的工作日在家里悄悄打下一串串说不完的话发给他。想想还挺好玩的,那是王源拿到他师兄号码的第二天。天知道他是怎么忍到第二天放学才下定决心发讯息的,就一句打招呼的话王源也斟酌了一天,最后还是一手捂着眼一手摸索的按了发送键,典型的掩耳盗铃。


发完之后就把手机塞到抽屉,打开作业本心不在焉的写完最后两页,王源才小心翼翼的把手机从抽屉里拿出来。


没有。


王源的脸垮了下来,揉揉有些干涩的眼睛,王源打算再等一会儿,万一师兄在写作业呢?初中生可比小学生要忙多了。


想通了的王源不再盯着手机,拿出王俊凯上周送给的课外读物,也是因为这个,王源才有了主动发讯息的底气。《小王子》很短,就这几天的功夫王源已经读了两遍,今天才下定决心买了一只蓝色的马克笔,在书上标下他最爱的一句。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王源想,他做那个仰望星空的人就够了。


王源这次看的很慢,一字一句的细细品尝,想让自己沉浸在书里。滴答滴答的声音在王源耳畔划过,王源看了一眼书桌上的小闹钟,已经九点多了,作业再多也该写完了吧。


轻轻的合上书,王源把反扣的手机打开,几条讯息明晃晃的显示在屏幕上。


“嗯。”


“晚安。”


“刚刚在写作业没看手机。”


王源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晚安”,后知后觉害羞的捂住了透红的脸颊。


嘿嘿嘿,师兄回他的讯息了。


【那他们的距离是不是又短了一点?】


03


暑假是小朋友们最得空的时候,王俊凯王源经过几个月的磨合配合越来越默契,原本还有些担心王源跟不上王俊凯进度的音乐老师彻底放下心。


这几年网络越来越发达,王俊凯之前自己录制传上网站的视频获得极好的反响,从音乐老师那里得知两人磨合的挺好后,决定给两人正正经经的录制一个传到网上,要唱什么他们自己定就行。


王源从音乐老师哪里知道这个消息后开心的都懵了,不顾自己刚刚在舞蹈课上拉完筋的双腿就想蹦跶,王俊凯一看就知道他想干什么,王源屁股还没离开凳子就被王俊凯按了回去。


“嘶——”王源这才想起来自己劳累过度的双腿,但顾不得它疼不疼了,只是高兴的拽住王俊凯的外套衣角。“师兄,你听见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唱歌啦!还要和你一样传到网络上呢!!!”


王俊凯看着王源因为疼痛还泛红的眼眶已经亮晶晶的眼眸,轻轻的嗯了一声又揉揉小朋友的头发,不是给他说了不用叫师兄了嘛。


王源也不在意王俊凯简短的回话,反正他都习惯他师兄一到跟前不怎么说话一说话就是叮嘱他这不行那不行的习惯了。


天可怜见的,王俊凯这半年话虽说是少了不少,但在王源面前怎么不说话只是因为小话包子一说话像个机关枪一样的根本插不上嘴。不过王俊凯挺感谢小话包子的,他就是个小太阳。


“师兄那我们唱哪首歌啊!”王源高兴过后又苦恼的皱眉,虽然他俩歌单重合挺多的,但找一个适合他俩唱的还挺不容易。


“你挑吧,我都可以。”王俊凯直接放权。“不着急,有好几天练习时间呢,明后天挑出来就可以。”


“啊?!师,师兄……!”王源这是被真的吓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做主呢?


“怎么还叫我师兄,”王俊凯还是把藏在心底一天的话说出,“不是在发信息的时候说好了直接叫我名字吗?”看着面前小朋友傻乎乎的样子,郁闷了一天的王俊凯终于又笑起来,“王源儿,你是小傻子吗?难道你没看见吗?还是以为我在开玩笑?”


王源盯着他师兄不出声,只是眼底的光越来越亮。


“不管你看没看见我都再重新说一遍,你记好了。”王俊凯双手按住王源的肩膀,两眼对视。“你,王源,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是开玩笑,知道了吗?”


王源晕晕乎乎的回家吃饭洗刷,最后趴在床上看着昨晚王俊凯发来的讯息。昨天讯息到达的第一秒他就看见了,里面蕴含的信息量把他砸的头晕眼花,他不知道他师兄是不是认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只能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大脑飞速运转,但是这几天训练实在太累了,一不小心就沉入梦乡,第二天醒来也错过了最佳回复时间,只能假装没看到,对王俊凯能避则避。但音乐课还是要一起上的,老师带来的好消息让他一时忘形,把自己送到王俊凯面前,还好结局是好的。


王源美滋滋的打开王俊凯新分享给他的歌单,甜美的女声从手机传出: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昏昏欲睡的王源听到这句歌词后腾一下坐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短袖短裤,脑海闪过王俊凯大夏天还穿着的外套的身影,又想起刚刚盖章分朋友关系。


就这个了!


【直接叫名字啊,那以后就是朋友了吧?是不是又靠近了一点呢?】


04


两个摇头晃脑的小正太一本正经的唱着,有时候还会偷偷瞟一眼对方,如果恰巧对上视线还会相视一笑。这样简单的快乐,谁不爱呢?


《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反响很好,或许可以说是非常好。发布后点击率节节攀升,被原唱翻牌后热度更是飞涨。看着实打实的点击率和一封封想要合作的邮件,根基尚不稳定的公司看到新的机遇。


王俊凯王源在公司的安排下踏上合唱之路。


在夏秋热度没下去前,公司又抓紧投递了第二首两人合唱《小手拉大手》,上一首歌已经为两人积攒了一批粉丝,公司和粉丝共同努力,又把凯源两人送到更多人面前,公司开始真正有了起色。


训练真的很辛苦。王俊凯课业逐渐繁重,每天只能抽出很小一部分练习,但还好王俊凯是真的喜欢,先苦后甜嘛,还小的王俊凯始终相信这句话。王源读小学小学比较轻松,但他筋骨天生就硬,每次拉筋都是巨大的折磨,不过一看王俊凯在努力的模样王源就咬牙坚持下来,还学会上完舞蹈课找王俊凯撒个娇,让他帮忙揉揉胳膊揉揉腿什么的都是寻常事,虽然他也会帮忙揉回去就是了。


崩溃也是有的。王源妈妈一开始答应王源去学习,是因为觉得公司是少年宫那种,跟着学点音乐舞蹈的就当丰富课外生活了。但她没想到王源会火,也没想到训练会那么辛苦,看着王源肉眼可见瘦削的身影,心疼的只掉眼泪。这么辛苦就不要再去了吧?王源妈妈这么想着,和王源爸爸沟通好后就准备去劝说王源。


就像那一身硬筋一样,王源浑身都是硬骨头,是撞完南墙也不回头的性子,更何况还没撞呢?但王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对亲近的人心软。自己妈妈一次次的劝说不可能不往心里去,日子久了王源感觉自己仿佛朦胧之中真生出一丝退意,即惶恐又愧疚,自己走了王俊凯会怎么样呢?退出公司还是再找一个人陪着他唱歌?无数设想在他脑海中盘旋,终于在愚人节那天爆发。


“喂?”


“……”


“喂,王源儿你怎么了?”


“……”


“王源,你别哭啊!!!”


王俊凯慌乱起来,平时王源总像个小太阳一样,除了因为舞蹈课流下的生理性泪水,他从没见到他哭过。


“师兄……”王源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眼泪就是一个劲的往下掉,王源拿它没办法。


一听“师兄”这两个字,王俊凯就知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男孩子友谊建立的很快,在他的有意纵容下,“王俊凯”“俊凯”“小凯”“老王”等各式各样的称呼王源都解锁了一遍,“师兄”这个称呼上一次听还是过年打电话送祝福的时候。


“师兄,对不起……师兄……我……我以后……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唱歌了。”因为哽咽这一句话被王源说的磕磕绊绊。


“今天是愚人节对吧?”王俊凯说话的声音很轻,仿佛分贝稍大一点就会震破什么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王源听懂了王俊凯的意思,不知道怎么回答的他只能一个劲的道歉。


“王……”


不敢再听王俊凯声音的王源仓皇的挂了电话,打开妈妈和他斟字酌句后发出的微博无声的流眼泪。


听筒里突然传出的的嘟嘟声打断了王俊凯未说出的话。盯着手机界面,王俊凯心理建设决堤,内心的怆然不停地向外涌动,泡的整个心中发苦。连王源也要离开他了吗?如果王源也有离开的话,那他怎么继续坚持下去啊,不如他也……


不行!连挽留都没尝试过,怎么就能放弃呢。王俊凯抓起外套就像家门外跑,今天是愚人节啊。还有,


胆小鬼,别在电话里哭啊。那样我连哄哄你都做不到。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只是王源在新的周末如期到达公司。一切未变,但好像又变了,王俊凯王源比以往更亲密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那种亲密。


【既然你已经决定再次向我靠近,以后我就会把你抓的死死的,不再给你反悔的机会。】


05


公司新来了一个小孩,王源作为家族节目的主持人,热情而主动的向小孩发出善意。王俊凯平时慢热,但作为公司里的老大哥,就算是只是为了配合王源小朋友的工作,也在努力让自己表情和善一点。


组新组合在两人意料之外,但两人实在没有选择权,而且新组合成立后和他们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除了公司偶尔三个人见次面,依然是王俊凯王源两人辗转于各个舞台。


正式出道后压力肯定比以往大,但两人每次看到熟悉的,举着【凯源】手幅的怪阿姨们一直都在,再看一眼站在身旁的对方,底气就源源不断。两个独立的点在不断的重合中互相溶解。


家族的自制节目一直没有停,每次节目结束后都会放上他们新学的歌的视频,而且他们还出演了一个小短剧《男生学院自习室》,狠狠的吸了一波粉。只是他们合唱的机会好像变少了,只有每年一次的《雪人》还在坚挺着。


王俊凯中考结束那天王源悄咪咪的返回公司陪王俊凯唱了一首歌,到另一个男孩中考的时候也不能拉下。只是这次很郑重,公司还带他们去唱过《人质》的日月光广场录制了一遍。


这样不同寻常的郑重,结合之前公司给他们说过他俩太过亲密的事情,让两人嗅到不详的味道。果然没过几天公司就通知他俩不用再练习那首歌了,那首早早准备好的歌,现在能听到公司扛不住压力放出的他俩的练习版,他们那天是第一次见到那首歌。


组合大火的很突然,让原本只是一些忙碌的他们开始忙的团团转。从镜头面前的不会掩饰到迂回又明目张胆的瞟,花费了好久才掌握这项技能。


公司一开始下禁令是分开下的,两人为了不耽误对方的发展,狠狠地克制自己。误会也因此产生,两人冷战了整整一个月的要知道一起他们就算分开一个小时都要电话短信不间断。


公司倒是挺满意,以前为了包住公司把两个小男孩推到台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戳他们脊梁骨,而且为了组合,都这样也挺好。


但一个月的冷战啊,这谁顶得住,反正王俊凯王源不行他俩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早闹的自己抓心挠肝了,两人和好如初后比以前还要黏腻。公司实在看不过眼只能把他俩都叫过去耳提面命。


“说了让你们避着点镜头,是为你们好知不知道,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以后采访能不对视就不对视,多看镜头。你们也长大了,下不为例。”


“这个事儿他自己不会对着镜头说吗?还用你帮他讲?”


“公司把那个节目给你们推了啊,只你们两个去不合适。”


乖乖站在经纪人跟前挨训的他们互相惊讶地盯着对方看。


【原来你也喜欢我吗?那就再靠近一点点吧,一点点哦。】


06


长大很快,一不小心两个人就成年了。


工作室在王俊凯成年那年成立,不同的发展方向让两人除了每年的团队活动,几乎没有时间同框。不过同框是给镜头看的,都在北京的时候他俩都住在王俊凯的房子里,但还是聚少离多。


天大的事儿只要过去了就不是事儿,而且看着王源惨兮兮的模样,王俊凯也舍不得多加责备。王俊凯喝着冰美式紧盯王源唱唱跳跳的身影,恍然记起,他们又好久没在一起唱歌了。时间不允许他任性,一会他还要赶去西西里。


身为OPPO手机代言人,它的盛典不能不参加,感谢它的举办地点是重庆,让他还能顺便在家呆两天,打卡个星卡里什么的。王源爱生学校的项目在他接任联合国大使后代表了他必须出席,13号出发14号回家,15号他们都休息。看着这两天的行程,王俊凯王源还是挺相信宿命这个东西的。


他们当然知道夏秋节这个东西,就算不在重庆也会被爸爸妈妈们发来的图片和小视频刷屏,两家父母比两位当事人还爱看这些东西。


秉持礼貌原则,王俊凯在工作结束后去听了场演唱会,结束后真真的精疲力尽,只有多看看路边应援刷刷爸爸妈妈们发来的图片小视频才能回血的亚子。


刷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估摸王源差不多回到家了。再看一眼街头上的大字戳开vx:“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王源还在收拾行李呢,刚刚回家后直接洗澡说了一觉刚醒。


果然秒回呢,王俊凯得意的挑挑眉头。


“我们的名字啊。”


“……”王源也不收拾东西了,直接回他一串省略号,等他接下来要出什么幺蛾子,能看不见吗?!!


“师弟,想和我一起唱歌吗?”


王源看着熟悉的字眼,仿佛回到七年前的那个下午,轻笑一声:“好啊”


【还要再靠近一点吗?已经合二为一了呀。】


00


嘿,你知道吗?点不是圆,圆是由一个个点组成的。我们相处七年,半径忽长忽短,围绕着对方转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圆。但最终半径会消失,两点会融合。然后以对方为支撑,形成一个崭新的圆。


或者换句话说——你的存在,就是对我最大的意义。


 

摘纪录:

我十几岁的时候也总是发牢骚。到了28岁我就发现,其实根本没有大人,即使长了白发,秃了顶,戴着老花眼镜,老态龙钟,站不直腰,他也还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着。仅此而已。我现在终于发现了,我发牢骚只是因为我只是个小孩,也只想当一个小孩。人只是长大了的小孩,所以说些大人的坏话也没关系,也许只有年轻的时候才会这么做了。而当我成为所谓的大人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大人。所以大家都是一样的。所以活在同一个世界的我们,没有大人和小孩之分,更没有年长和年幼之分。我们只是作为人站在同一片土地上。我到了28岁,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也很欣慰,还好18岁的时候我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这漫长的人生道路,请用尽全力活下去。
——野田洋次郎

HistoricalPics:

日本的一家寿司店里,网络主播TkyoSam将他的GoPro放在寿司传送带上,拍下每个用餐客人的反应:似乎每张桌上都有小小的故事。

林陆离:

春日野菜小餐包【北鼎食谱】

用料:(6个)

面团用料:高筋面粉 175g;全麦面粉 50g;亚麻籽粉 25g;干酵母 3g;盐 6g;水 140g;黄油 10g;马苏里拉奶酪 30g;

蔬菜:细茄子;西葫芦;藕片;贝贝南瓜;彩椒;小番茄;香菇;秋葵;


做法:

1.准备食材。没有亚麻籽粉可换成等量的全麦面粉。

2.除黄油和奶酪外的面团用料揉成光滑有弹性的面团后加入黄油,不需要揉至完全阶段(揪一小块面团向两侧拉伸有弹性即可)

3.放置室温下发酵至1.5倍大。

4.清洗蔬菜擦干水分,切成片状或块状。(蔬菜的选择不要有太多汁水的,颜色丰富点)

5.用平底锅小火煎蔬菜,使水分蒸发。小块的蔬菜提前夹出来,不需要全熟,之后还要烤箱烘烤。煎好的蔬菜备用。

6.面团发酵至1.5倍大后轻轻取出排气,称重,分割6等份。

7.揉圆放置在烤盘上,用手轻轻按压每个小面团。盖上保鲜膜室温发酵40分钟。

8.40分钟后依次在扁扁的小面团上摆上各种蔬菜,撒一点点盐,马苏里拉奶酪。烤箱预热190℃。

9.将烤盘送进烤箱190℃烤20分钟。


HistoricalPics:

艺术家Leandro Erlich使用镜子创造了有趣的空间错觉。

深夜推文12

荔枝:

STRAY MOON黄铜花 (每章最末尾会有下一章的链接)


 


设定:真骨科,落魄弟弟穷哥哥久别重逢,主角凯从事特殊职业,主角千未成年,年龄差七岁,地点架空  HE




这个太太的文学功底真的是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出来,故事很温馨。




故事中很戳我的是小时候的五角钱,这么多年还是被认为哥哥是英雄的弟弟保存的很好。




很多很小的细节都超级戳人,希望看完这篇的可爱们都能由衷的感叹:“真好啊”




“冬天永远的结束了。”




————————————————————-


冬天结束了,明天开学了,真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