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我会等你

Rofix:

“不要慌张,一步一步来。”伙伴对我说,他缓慢的走进流动的雪河,并用手拉着我向前推进。这种感觉很奇特,我踏入雪河的那瞬间,明显感受到了深陷的恐惧。恐怕自己会踩穿雪层,落入冰冷的河水里。但随着重心的转移,我的脚在陷入雪层三英寸后就停止了,我可以自如的将另一只脚也踩入雪河。看起来雪层要比我想象厚很多,我说,但是为什么雪流动的那么快?伙伴说,在凌索元,江河湖海都是雪质的,厚度抵达海底。但它们也会因为相容矩力像巨型的水分子一样做布朗运动,你可以躺在雪河上一下午,然后就发现自己已经移动到了下游。

评论

热度(2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