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我会等你

易烊千玺:对未来的思考从未停止

温火里的诗写:

/180712 时装LOFFICIEL杂志 〈采访节选〉


「我能真的当个出租车司机。」
「备考那会儿一直想这个,我能开出租,我一天能见好多人,但是他们都不认识我,我能在北京城里各种转,带着人去这儿去那儿。」

「我想出一堆我可以做的事情来,除了唱歌跳舞演戏。所以我觉得我不是太害怕。」

「好像我的生活里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让我必须去做的事情,给我压力和困难,我完成之后,再回头去想这个过程,就会发现我身上好像有些和从前不一样了。」

「以前我出去工作或者活动,别人会说,包括粉丝,说我身上的特点。其实那个时候我会觉得是因为我的身份,我是个艺人,我还是所谓的童星,我就觉得我只是被端到这个位置上来,那会儿我不知道我自己哪些地方好,我也看不清我身上有哪些特殊的东西。」


「今年有挺多事情算是特别重大的任务,也比较困难,需要我一个人去做的。我发现我其实真的能做的还可以,我发现我有的地方是跟别人不一样,也包括同龄人。」


「比如以前演《我们的少年时代》,那个里面的哭戏,大概就是我很想参加比赛但是我妈不让,这些情节是我在看剧本的第一时间就有反应的,我自身经历过的我有感觉,如果是在我生活以外的,我就…」

「那种劲儿…我其实没什么表演技巧,我每次演就是靠真感受,什么感受来了我就演什么,那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就是他真的想往外冲。」
「真」
「有的时候并不需要那样,但我演着演着就收不回来了,其实也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状态。」


「阿易的身世曲折,那种感情我一开始看剧本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我也担心自己在现场能不能演出来。但是真的到了现场,我就自己使劲儿钻,想真正的阿易是怎样的,其实就是在想前因后果,理好多关于他的线,可能理到某一条线的时候你会有反应,是有鼻酸的,然后就顺着这个让你鼻酸的线往更深的地方挖掘,再加上现场的氛围和台词,一下儿就出来了。」
「爽」
「我觉得我演戏之后自己的情绪打开了,我以前是一个特别不感性的人。」
「演戏之后就不一样了」。

「可能是在拒绝别人给我码路让我走。」
「我自己玩儿的那些纸人,我创造的那些东西,都是我想到什么,我想要什么,我领着它去做」


「这七八百就是他们一家好几个月的生活费。」
「当时问村长,为什么只有他们家没人帮,村长说帮助别人家的,相当于就是养这么一个孩子了,等这个孩子长大了能帮自己做事情,因为这个孩子有残疾,所以没人愿意帮。那一次挺那什么的…村长说的话我也能听懂嘛,反正那次我内心触动挺大的。」


「我觉得肯定有需要帮助的人,但并不会觉得他们是弱势群体,有低我们一层的感觉,我会特别想去帮助别人。我不是想,离他们特别远,我很高大,我站在高处,我来帮助你,我不想要那种身份。我非常想亲身到群体里,感受他们生活的环境,那种帮助是我生活上和你的精神在一起的感觉。」


易烊千玺独处的时间很少,很少。去年,他坐了 44 个小时的火车去云南,住在洱海旁。那天晚上洱海下了雨,风声特别大,房间外的湖面翻腾着,还有淅沥的雨滴打在地面的声响,易烊千玺掏出手机录了 20 分钟,离开洱海的日子他偶尔会翻出来听。


「你希望你的世界里有人吗?」
「希望」

评论

热度(922)